20天内从零增长到破万 土耳其恐成"第二个意大利"


当地时间4月1日,马来西亚为遏制新冠肺炎疫情而实施的“行动限制令”进入第三周,政府颁布更加严格的措施以实现进一步阻断病毒传播路径的目的。上海国家中医医疗队副领队李斌与队员们在隔离病房与病人交流。本文图片均为上海国家中医医疗队 供图

李斌是上海中医药大学附属岳阳中西医结合医院的副院长,至今已经在武汉呆了40多天。

△ 当地时间3月23日晚上9点,韩国首尔仁川国际机场,机场工作人员为我们送来行李箱的同时还带来了晚餐——韩式汉堡和可乐。

酒店大堂被检疫部门临时征用,我们在工作台领到房卡后就可以直接回房休息。我被分配到的房间约为商务房,设施配置齐全,作为暂时落脚的隔离房完全够用。

△ 当地时间3月22日,法国巴黎,空姐戴着口罩给旅客送餐。

这一支医疗队于2月15日出征武汉,由来自上海4家中医医院的122位医护人员组成,上海中医药大学附属岳阳中西医结合医院副院长李斌主动请缨,受命担任医疗队副领队。

因为我有些许咳嗽症状,工作人员提示我去下一个检查口接受专业医生检查。其中一位医生看了我的材料,询问了咳嗽症状后说:“你从欧洲来,又有咳嗽症状,必须在机场再接受进一步详细检查”。

△ 当地时间3月27日,首尔江北区工作人员给我快递来了一瓶洗手液、一包普通口罩、消毒喷雾、橙色医疗垃圾专用垃圾袋以及一支快速测温计。此外,包裹里还有一个写有我的姓名、住址及详细隔离日期的文件,文件上还说,如果不严格履行隔离义务,我将会面临最高300万韩元的罚款。

81岁的重症患者吴阿婆让李斌印象深刻,她是C7病区收治的第一批病人之一,由救护车送来,四位救护大队工作人员担架抬入。

3月28日,C7病区关闭了;3月29日,C5病区也将关闭了。随着这两大病区的关闭,医疗队返沪的日子也将近了。